2 1世纪以来中韩外国留学生教育比较
信息编辑: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5/5/30 12:24:28 阅读次数:245

经济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经济的全球化促成了世界经济、政治、文化、科技等领域的国际化,高等教育领域的国际化是对经济全球化的一种应对,高等教育国际化在20世纪90年代成为高等教育领域的一个核心议题。欧洲作为世界高等教育的发祥地,其中世纪的古老大学就具有某种国际性的特点。欧洲高等教育国际化的特点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法国巴黎大学和意大利波罗尼亚大学,在欧洲还诞生了曾经成为世界教学和科研中心的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当高等教育的国际化教育思潮于20世纪50年代在北美、西欧、澳洲等高等教育发达的国家悄然兴起,并为国际教育界人事广为认同之后,由于欧洲大学所具有的跨文化学习的优良传统,欧盟各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进程相当迅速。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产生了许多新的变化,国际化的重点从强调欧洲维度向强调世界维度转变。 
  一、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的产生及具体内容 
  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国家就开始寻求合作,由法国等六个国家共同建立的钢煤联合体是欧洲委员会的前身,其最初关注的是经济方面的问题,教育并非其重要领域。在最初关于教育问题的条款中,主要强调职业培训和学术资格的相互认可,以促进当时欧洲劳动力市场的人员流动。欧洲共同体(简称“欧共体”)自1967年正式开始运作,到了70年代初,欧洲委员会(简称“欧委会”)作为欧共体的最高执行机构,决定不再将经济作为其主要目的,开始致力于改进欧洲公民的生活质量,开始通过对职业培训和学术资格的相互认可进入教育领域。1976年,欧委会颁发了一项教育行动计划,高等教育国际化正式开始启动。这一计划是按经济标准制定的,但此项行动计划为欧共体国家的学术交流与合作奠定了基础。同年,欧委会在高等教育领域制定了联合学习计划(JSP),旨在推进当时各成员国的高等教育机构之间开展共同研究和学术交流。此外,欧委会还有其他一些工作重点,比如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欧洲高等教育领域的课程标准化,以促进职业认可。由于欧洲国家的多样化和各国之间存在较大的分歧,初期的这些尝试并不是非常成功。各国政府所达成的一致意见是在保持各国高等教育制度得到尊重的基础上,开展欧洲范围内的高等教育合作。 
  联合学习计划(JSP)的目标是促进各高等院校的系之间的教师的短期流动,而事实上学生之间的流动成为最主要的流动人员。1976-1977学年确定了32个合作项目;1983-1984学年的合作项目达200个。1977年,欧委会推出研究-访问计划(SVP),以促进不同国家大学之间的合作。由欧委会资助的大学生校际交换计划(IUSEP)就是其中较为重要的项目。1984年,欧委会还为联合研究计划增拨学生流动助学金。经过10年的尝试性的项目实施之后,通过对经验的总结、对学生学习的评估发现,通过这些计划的实施,促进了各国高等院校之间的密切合作、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管理上和学术上的相互支持以及课程的相互融合。 
  1987年底,欧共体最主要的学生交流计划——ERASMUS学生交流计划正式出台,旨在加强“共同体维度”,将教育作为增进相互了解、增强国际竞争力的手段,目的是要在科学和技术方面赶超美国。1987年实施的大学和工业部门共同进行技术培训的COMETT计划,目的在于促进技术和人力资源的开发,增强欧洲工业的竞争力。1989年,欧委会颁发了LINGUA语言交流计划,旨在改善11种欧洲国家语言的教学状况,提高欧洲人的语言运用能力。TEMPUS计划的主要目的是促进中欧和东欧高等院校之间的合作。总的说来,80年代欧洲在国际化方面强调的是“共同体维度”。90年代以来,经济的全球化引发的世界高等教育领域的问题日益突出,欧洲各国最初的应对是欧洲一体化以及欧洲范围的高等教育国际化,旨在建立一个“以知识为基础的联盟”。随着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逐步推进,欧盟高等教育的政策和研究都围绕着国际化问题展开。[1]1993年,《马约》(the Treaty of Maastricht)第126条指出,“共同体将通过鼓励成员国之间进行合作的方式提高教育质量,在需要的时候对成员国的行动提供支持和补充。”《马约》还特别提出了欧盟教育合作的核心政策原则,即“辅助原则”(principle of subsidiarity)。1992年欧洲委员会发布了《欧共体高等教育备忘录》。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方面于1993年3月推出了苏格拉底计划(SOCRATES)等,主要是通过与欧盟伙伴的合作改善这些国家的高等教育质量,发展其高教体系。针对欧盟各国教育机构具有多样性的特点,欧盟对高等教育的学位制度进行了新的设想,提出了一种3-5-8制。[2] 236 1997年,对质量监管认可程序进行改革,建立国际学分转移认可系统;同年,通过的《里斯本高等教育资格认证协定》在提高学生学术认证的公平性和资格平定的透明度方面,为各国高等教育机构规定了一个更综合的法律框架和规章制度。1997年,德国对西欧教育资助体系的当前发展情况作了一项研究,表明在各国的学生资助体系以及资格能力标准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对此,欧盟将进行改革,以缩小差异。 
  二、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的特点 
  (一)高等院校课程的非国家化倾向 
  在ERASMUS计划中,强调学生的流动,其中就包含了各种管理的和学术的支持,其中途径之一是通过课程改革来实现学生流动的目的。这些学生流动计划的真正目的在于引入课程改革,学生流动只是引入课程改革的一个合理工具,否则,直接引入课程改革会被视为对欧洲各国多样化的高等教育制度缺乏应有的尊重。国际化的改革途径可能会遭到来自各个国家的阻力,但是可以通过网络来建立在各个系中的共同课程,从而削弱课程协调中的国家的权力,以形成多种非国家化(de-nationalization)课程的跨国课程网络,从而形成由多种丰富的网络组成的欧洲课程计划。欧洲委员会不可能明确表述这一目的,但实际上通过JSPs和ERASMUS计划,学生流动确实是通过深深地根植于各种直接和间接的课程途径实现的。这一途径无疑会促使欧洲的学术维度发生变化,促进课程方面的合作,进而促进教学和学习方面的合作。20世纪80年代的一项调查表明,在美国大学中负责学术交流项目的人员认为,在海外学习的文化价值对其更有吸引力;而欧洲的合作者则更看重海外学习的学术价值。参与流动计划的学生的观点也是如此。JSPs为学生流动所提供的支持是非常边缘化的,计划中有32%没有涉及到学生流动的问题。几乎有近一半的活动都是教师交换和教学材料的交换。许多负责合作网络的人士认为,在参与合作的系之间在课程方面的合作非常密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关于哪些课程更适于在海外学习,在很多情况下是合作双方共同商讨对课程进行改革。目前的合作框架是建立一个联合学位,对于完成13%的网络课程的学生颁发该学位。在19%的项目中,还对完成某种要求的或最终参加额外考试的学生颁发该学位。由于ERASMUS计划的实施,流动与合作在更广泛的基础上进行,也就有了强调课程融合的更大的可能性。虽然参与ERASMUS计划并不正式要求为课程的融合作努力,但是事实上,必须对回归学生在海外的学习成绩进行认可,同时欧委会还在报告中明确要求海外学习项目要有可供选择的标准和开展一些预备课程。应为参与计划的学生提供学术和管理方面的支持,并在课程融合方面做些努力。1991-1992年,在系中负责计划的人士报告,8%的参与计划的学生获得了联合学位,10%的学生获得了联合证书。许多负责ERASMUS计划的人士都认为学生成为引起课程融合的“变革性因素”,学生通常会看到不同课程之间的主要区别,并根据自己的需求和爱好进行选择。[1]91 
  
  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中,课程融合是强调欧洲维度还是强调国际维度,是课程非国家化中的又一关键问题所在。根据欧盟的官方文件,促进和支持高等教育领域的合作与学生流动的目的在于增进“欧洲意识与合作”,都没有提到高等教育的“国际”维度。这就为在促进欧洲合作和流动与高等教育机构之间的国际化途径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发展的空间。事实上,在多数冠以“欧洲”之名的国际流动项目中,其活动都不仅仅限于欧共体的范围。许多参与ERASMUS计划的院校中的系,都明确强调国际的途径,而不是仅仅局限于欧洲途径。欧盟虽然一直强调欧洲问题,但实际上却是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中的一个强有力的推动因素。欧盟对国际化的贡献主要在于它成功地挑战了国家在课程协调方面的权力,对于课程非国家化方面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此外,对欧洲学生在其他国家的学术经历和所受到的文化冲击也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ERASMUS计划中的欧洲化与国际化实际上是相重合的。 
  (二)从强调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欧洲维度到强调国际维度 
  国际化的潮流冲击着高等教育领域,引起高等教育领域的重大变革。将国际化的维度融入高等教育的教学、研究、服务功能之中,使高等教育更好地应对由全球化所引起的一系列社会、经济和就业市场的变化,是今后欧盟高等教育应有的走向。总的说来,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更多的是欧洲内部高等教育的合作。面对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趋势,欧洲大学不再像以往那样对全球学者、学生具有强大的吸引力,欧洲大学不能因其声望和久远的历史而高枕无忧,欧洲每所大学不仅要面向所有的欧洲国家,而且也要面向全世界,不仅要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化的国际化体系,而且要与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在高等教育领域进行竞争。为此,欧盟的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开始关注全球范围的国际化,使欧盟各国的高等教育国际化不再仅仅局限于“欧洲维度”,而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国际化的努力。 
  (三)强调研究生层次教育的国际化 
  与美国等国家的高等教育国际化不同,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主要集中在研究生教育层次。欧盟的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都是针对教师和研究生层次的学生的。为了促进欧盟研究生层次的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进程,1999年的《波罗尼亚宣言》(the Bologna Declaration)指出,2010年要在欧盟各国形成由本科-硕士两级层次构成的教育制度。 
  欧盟以超国家组织的形式提出各种研究生教育国际化的政策,欧盟的成员国英国和德国等国一方面积极响应欧盟的研究生教育国际化的政策,一方面为了在国际政治经济的竞争中取得优势,都积极制定相关政策,促进高等院校研究生教育国际化的进程。20世纪90年代以后,德国研究生教育的国际化趋势在规模大、学术和研究水平较高的院校表现尤为突出。在欧盟政治、经济一体化,以及在此推动下的欧洲高等教育一体化的趋势下,欧洲各国正在逐步采用国际通行的三级学位,即学士-硕士-博士三级学位制度。[4] 1998年,新的德国《高等教育总法》决定设立国际承认的毕业文凭,即,高校可开设学士课程和硕士课程,以便与国际接轨。[2] 235-236新引进的学士-硕士制度与其国内现存的研究生教育制度并存。从80年代开始,由于英国政府开始大幅度削减教育经费,取消了海外留学生的学费优惠措施,并实施“全费政策”。为此,英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旨在吸引海外高科技人才的战略措施,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海外研究生奖学金计划(ORSAS)。[4]英国在研究生教育国际化进程中强调课程教学。1982年,英国研究委员会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British Research Councils)出版了“研究生教育工作组报告”(the Report of the Working Party on Postgraduate Education),该报告强调了在博士研究生学习计划中的课程学习的重要性。[5] 20世纪90年代,在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政策的指导下,各成员国的政府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成为目前各国研究生教育制度的基础。 
  三、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的新进展 
  20世纪90年代末,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1999年6月,欧洲30个负责高等教育的部长签署了《波罗尼亚宣言》,指出要建立一个“欧洲高等教育空间”(European Higher Education Area),建议实施统一的欧洲学位制度,宣言认为,具有统一内容的学历证明可以增加透明度,促进相互学历的认可,并提出应当用统一的学分来衡量高等院校学生的学习成绩,建立《欧洲学分转换体系》(ECTS)。2001年5月在布拉格召开的欧洲教育部长会议上,再次将欧洲学分转换体系作为实现欧洲教育结构区域统一的有效促进手段,并首次提出了认证和质量保证问题。2003年9月的欧洲教育部长会议签发了《柏林公告》。公告指出要进一步扩大建立“欧洲高等教育空间”的日程,强调“社会维度”,讨论了质量保证问题和引入两级学位制度的问题,要求所有公告签署国到2005年为止建立质量保证程序和结构的目标,于2010年前实施学士-硕士学位结构,并与博士学位一起构成三级学位体制。目前,在欧洲高等教育领域,各国政府努力推动新的学士与硕士课程。欧洲高等教育发展的方向是建立以ECTS作为欧洲的学分累计和转换体系,建立既普通又灵活的高等教育新学制框架,建立完善的欧洲高等教育质量监督与评估标准。欧洲大陆各国正在寻求在办学灵活性、高效性和吸引海外资金方面与美国等国竞争的途径。 
  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各成员国并没有完全履行欧盟的政策,但欧盟在高等教育政策上的影响力不断加强。欧盟正在积极促进跨国研究生教育合作。例如,2000年,斯堪的纳维亚国家试验的一项欧洲博士培养计划。其中,规定有一年的博士研究要在其他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进行。欧盟的这些政策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改革。欧委会的预算,尤其是研究预算,具有很大的影响力,目前,已经建立起了几个欧洲研究生研究中心。[5]随着欧盟的不断扩展,欧盟高等教育政策所针对的国家不断增多,涵盖的问题也日趋多样化。欧洲高等教育国际化的重点已经转向了各高等院校层次,各院校的权利和责任在高等教育国际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高等教育国际化不再仅仅局限于学生流动 
  欧盟早期的高等教育国际化主要表现为外在的、不同国家和地区间的人员交流。高等教育国际化主要表现在举办或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开展国际合作研究、留学教育等方面。其中,留学教育和教师流动是高等教育国际化的重要内容。近年来,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的中心已从单纯关注学生和教师的流动,扩展到课程与人员的开发、跨国教育、质量保证、ICT的运用、教育与国际研究问题的紧密联系、建立国际性教育协会等各个方面。其中,课程国际化的表现尤为突出。这表现为加快课程国际化进程和扩大课程国际化范围。20世纪80年代后期欧盟开设了大量有关国际理解、异文化比较和海外研修等课程。1995年,欧盟开始实施的“苏格拉底计划”以及1999年发表的《波罗尼亚宣言》表明,在形成统一的欧洲高等教育市场或体制的过程中,使用英语教学、开设广泛的国际化课程、鼓励学生和教师跨国学习和授课以及建立相互认可交换的学分和学位等制度成为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的主要关注焦点。 
  (二)波罗尼亚进程的新特点 
  《索邦宣言》(the Sorbornne,1998)和《波罗尼亚宣言》宣布于2010年建立一个“欧洲高等教育空间”,现在重新审视当时制定的目标会发现在计划的实施过程中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首先,波罗尼亚进程的(the Bologna Process)的范围扩大。参与波罗尼亚进程的国家数目不断增加,目前已达到40个国家,涉及的主题和问题也更加广泛;其次,实现解决问题的途径增加,比如完善建立联合学位的法律建设、研究跨国教育的相关问题等。 
  
  随着全球高等教育市场的出现,教育“出口”成为一种新的现象,显然,欧洲在世界教育市场上并不占有优势,欧洲学位获得世界范围的吸引力越来越重要。2002年5月,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了“欧洲高等教育空间”关于联合学位的研讨会,提出修改各欧洲国家的立法以促使欧洲联合学位的实现。建立联合学位不仅能够通过建立联合质量保障机制和认可机制促进波罗尼亚进程的实现,而且还可以促进毕业生在欧洲范围的劳动力市场的流动、促进学生和教师的流动。针对建立联合学位缺乏适当的国家立法规定的主要障碍,柏林会议上,各国的教育部长一致同意修改相关的国家立法,以清除建立和认可联合学位的障碍。在欧盟的SOCRATES计划下的ERASMUS MUNDUS计划中有详细的条款辅助建立联合学位和改进学位认可机制。为了促进联合学位的国际认可问题,ENIC与NARIC网络起草了一份建议,并于2004年被《里斯本政府间委员会认证公约》(the Lisbon Recognition Convention Intergonvernmental Committee)采用。建议指出,要扩展联合学位转换的主要原则,联合学位的持有者有权要求对其学位进行公证的评估。建议还制定了申请设置联合学位的标准,要求联合学位的每门课程都必须接受质量评估或者是经过国家评估的。在联合学位授予过程中应该遵循“文凭补充条款”(the Diploma supplement)和ECTS所规定的原则。[6] 
  跨国教育在全球范围和欧洲范围的增长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其中之一是学历认可问题。为此,欧盟对跨国教育进行了详细的研究。研究结果显示,跨国教育的主要问题在于缺乏必要的透明度和适当的质量保障体制。尤其是那些跨国教育的提供国,对宗主国和教育提供国的职责界定不明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欧洲工作组(Council of Europe Working Group)研究了学位认可的问题,于2001年制定并采用了“提供良好的跨国教育的实施规定”(a Code of Good Practice for the Provision of Transnational Education),要求学位授予院校负责提供跨国教育的相关问题,包括保证所提供课程的质量、入学和毕业要求、建立相关的活动机构以及为学生和官方提供信息等。 
  (三)重视发展院校的欧洲化和国际化策略 
  随着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的重点转移到院校层次,院校在高等教育国际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自1996年开始,申请参加ERASMUS计划的院校开始在SOCRATES的框架下,遵循新的规则运作。在此框架下,以前预算的绝大部分用于教师的流动计划,而现在则主要用于学生流动以实现课程、教学和学习方式的改革。此外,主要变化是在此框架下进行管理方面的改革。为了提高1997-1998学年及其后的支持力度和质量,要求院校应对其交换和合作活动进行总结、制定与其他院校合作的具体协定、对实际活动背后的理念进行总结。这些在管理方面的变化对院校提出了一系列的挑战,如院校应加强各种目标的内在一致性,强调各种欧洲范围活动的一致性;在欧洲范围的交流合作活动中应加强院校中层管理的责任,尤其是主要政策的制定、提供支持结构和保证欧洲范围的活动的资源等问题;制定和加强战略设想,使这些战略设想具有明确的目标,并坚持成功实施这些战略。 
  随着申请参与SOCRATES计划的院校的增多,许多院校开始重新制定或将其在欧洲范围的交流与合作活动的责任正规化,确保院校关于国际化的日常决策根植于院校总的政策和活动之中。多数院校比较欣赏在不降低学生流动的质量的前提条件下将ERASMUS的支持范围延伸到教师流动和课程革新上。尽管很多院校并不将学生流动作为最重要的活动,但都努力保持最低限度的学生流动数目。各院校更多的是关注课程的可行性和要求、教师的流动和满足不能流动的学生的要求等。如果欧盟的资金支持不仅仅局限于所规定的范围,而是扩展并延伸到更加宽泛的领域,各个院校就会为欧洲化和国际化做出更多的努力,同时,也能从中获益。 
  四、欧盟高等教育国际化政策的新进展对欧盟高等教育的影响 
  欧盟一直是欧洲高等教育国际化的主要驱动力。随着ERASMUS计划的诞生,长期以来,欧盟的行动和政策越来越对各成员国的教育政策和实践、国际办公室或系乃至每一个参与高等教育国际化活动的个体产生影响。 
  (一)拓宽国际化概念,减少欧洲化与国际化之间的张力 
  长期以来,由欧盟或政府所推动的欧洲化或国际化的政策和活动与院校的实际运作的脆弱性之间所存在的问题,造成了欧洲化和国际化之间的张力。无疑,国际化的氛围在各个院校中正在稳步形成,各国高等院校的国际化进程仍处于发展之中,开始建立各种机构来促进国际化进程,具有热情的教师在学术国际化方面也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国际主义开始与院校的管理交织在一起。欧盟通过一系列的政策将国际化学术活动与院校的日常管理和运作相联系,将欧洲维度和国际化维度融入各个国家和院校层面,从而减少了欧洲化和国际化之间的张力,促进了欧洲各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进程。 
  (二)在国际化所涉及的各种因素中考虑教育价值 
  通过国际化的活动,促使人们重新审视教育的价值。在国际化进程中考虑学生和教师(包括参与流动的学生和教师与没参与流动的学生和教师)以及在国际化进程中院校和其所服务的社区所获得的广泛的利益。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培养了能够成功地在国际化环境工作的毕业生,这些学生具有国际理解的品质。此外,学生的海外学习经历使其受益匪浅。 
  (三)充分发挥欧洲语言多样性的优势 
  欧洲具有语言多样性的特点。在讨论国际化的政策、进程和教育价值观等各个领域的问题中都会涉及到语言的问题。在整个欧洲范围内都存在着语言与国际化之间的复杂联系,但不同的国家之间的关系存在差别。英国具有明显的语言优势,不仅吸引了来自欧洲的希望接受英语教育的学生,还吸引了来自英联邦等国的学生。而对于讲其他语言的国家来说,国际化进程就是另一番景象。因此,欧盟的政策一直强调鼓励并资助在欧盟高等教育范围内用小语种授课,欧盟的这一政策对欧洲的国际教育发挥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促进了欧洲的国际化进程。此外,欧盟还呼吁那些语言应用范围比较小的国家,通过有效的途径为流动的学生提供跨文化的学习经历,以促进接收流动学生的国家的语言和文化的传播,另一方面,也通过提供各种途径鼓励国际学生在学习期间学习所在国的语言和文化。 
  (四)促进欧洲国际教育的职业化发展 
  国际教育的职业化不仅出现在欧洲,在北美尤为显著。但欧洲国际教育职业化的独特之处在于,由于欧洲的历史及其所面临的欧洲一体化的压力,国际化的理念一直是在具有巨大多样性的教育文化、经济状况、国家重点和职业兴趣的环境中形成和协商的结果。1989年建立的欧洲国际教育协会(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是这些力量和张力的相互影响的实验室。从此,“国际化”成为连接不同职业群体的人的纽带,为这些追求共同的利益的人们提供了相互交流的平台,也促进了欧洲国际教育的职业化发展。 

更多>>图文纪实